光陰彩擷─李順茂攝影個展

103展區 / 2018.10.18-2018.11.04

展覽介紹活動剪影

我緩慢地在幽黯的時間長廊裡穿梭,
精準的以相機自斑斕的光影中解構,
再回到自己的世界裡重新建構。


有一群人被迫離鄉背井,落腳在異鄉臨時拼湊的建築,想望著有一天可以返鄉的光景。六十年過去了,拼構的家園抵不過光陰的摧煉,人、事、物也逐漸凋零……於是眷村改建計畫啟動,從可以串門子的巷弄矮房,進化為資訊網路的電梯高樓。有人興高采烈,有人感傷落淚。我以旁觀者的角度,在眷村即將步入歷史之際,用影像記錄、詮釋我所經歷的眷村,以相機緬懷過去的歷史記憶;一方面用創作重新洗滌內心的苦悶與不捨。希望引領進展場的觀眾,除了懷念眷村五味雜陳的氛圍,也可以用新的視角與思維來看待台灣獨有的眷村文化。

搬遷後的眷村是這系列創作的影像來源,令我感興趣的是它沉浸在六十年的歲月裡,那種與世隔絕,五味雜陳的氛圍,以及因為隨時準備「返鄉」的心態,所構築的輕建築痕跡。在取景時,只是純粹地寫真,以解構歷史意義的心態,按下快門。喜歡拍攝穿梭在時間恆河裡的歷史物件,我感受到那個畫面中有「人」存在的氛圍與自然而然淬鍊出來的痕跡。這些乘載著歲月的影像,讓我與自己內在的心靈得以產生連結。

三十年前第一次與眷村接觸是去哥的女朋友(也是現在的大嫂)家,位於屏東空軍基地旁的大鵬七村,哥說要娶所謂的外省人,身為閩南人的父親是持反對意見的,當時不明所以的省籍情結,後來隨著大嫂賢淑且堅毅的持家而逐漸化解。

在拍攝的當下,不清楚自己想表達什麼,但我明白所拍出來的影像,不會馬上讓人聯想到眷村。四年下來累積了許多的影像,當我反覆地觀看省思時,才稍稍有所領悟,畫面裡的所有物件都各自獨立著,以其特有的風格形式、色彩、材質呈現出來。

經過時間的洗滌,透過光的照映,這些具象的物和抽象的影,相互交融著。重新整理,並排這一張張影像時,終於看清楚,原來這些影像所呈現的都是我當時家庭、事業都出問題的內心狀態,失落、不安定、混沌、頹廢、脆弱、滄桑……拍攝眷村成為當時我與這個世界連結;但又可以逃避人群的唯一方式。

我把選好的數百張影像洗成撲克牌大小的相紙,像玩撲克牌算命的方式,洗牌、分列,一張一張地陳列開來,透過雙眼把牌面的影像與自己的直覺結合,不去理會畫面物件裡原本的意義,只是直覺地把這些牌兩兩配對,再利用相機記錄下來。如此重複洗牌、並排、構成、記錄。我發現這樣的過程就好像把一群來自不同地方,各有特色的人,聚集起來,讓他們兩倆成雙。這樣的配對組合創造出來的畫面,解離了原本存在的影像意義,而新的影像擁有屬於自己的新生命。

開幕+創作分享會
10/20(六) 14:00